首页资讯国内国际社会娱乐明星综艺电影体育足球篮球综合科技通信手机移动财经宏观理财教育历史

李银河再读王小波:无论写诗或做爱都要以极大真诚完成

2017-05-09 10:35:21    来源:    编辑:

凤凰网文化讯5月6日,由凤凰文化主办晚上第二届“春天读诗之夜”落地活动成功举办。欧阳江河、杨庆祥、向京、戴潍娜、余秀华、熊培云、李银河、梅婷、蒋一谈九位嘉宾来到现场,以读诗的形式致敬诗人。民谣歌手钟立风、蒋山也来到现场助阵演唱。一场融诗歌朗读、民谣演唱、现代舞蹈、话剧表演等多种艺术形式的跨界读诗会,让现场近三百人获得了耳目一新的视听享受。

本届“春天读诗之夜”主题为“远方诗人的来信”,凤凰文化独具匠心地设计了与七位已逝诗人——李白、顾城、里尔克、莎士比亚、海子、费尔南多·佩索阿、王小波“通信”环节。

“我想起夜幕降临的时候/和你踏着星光走去/想起了灯光照着树叶的时候/踏着婆娑的灯影走去/想起了欲语又塞的时候/和你在一起。”这是作家王小波在1978年5月21日写给爱人李银河的信中收录的诗,不写诗的王小波第一次用这样的方式表达他的爱意。

在王小波离开人间二十年之际,作为作家王小波生前唯一的爱人,李银河接受凤凰文化的邀请,在《春天读诗》第四季的视频中,首次以读诗的方式怀念并致敬爱人王小波。在4月11日,作家王小波逝世二十周年忌日当天,凤凰文化独家推出了李银河读情诗致敬王小波的视频,引发各界关注。许多网友们更是看完视频后,主动联系凤凰文化希望获得《春天读诗之夜》的入场资格,只为见一面李银河。

学者李银河在《春天读诗之夜》现场朗读王小波作品

在《春天读诗之夜》现场,李银河再次读起那首王小波写给她的情诗,虽然写诗人和读诗人已经阴阳两隔,但李银河通过读诗这样的方式跨越时空,对爱人表以致敬和怀念。年过六十的李银河,平静地朗读出那些充满爱意的文字,这段长达二十年又时隔二十年的感情,让在场的每位观众动容。

1977年,还是半导体厂工人的王小波25岁,与同龄的《光明日报》编辑李银河相识,从此他们的生命交织在一起,直到死神将两人分开。在与李银河相爱的日子里,王小波无疑是浪漫的,他把情书写在五线谱上,二人始终保持着紧密的精神交流。直到今天,回忆那段漫长又短暂感情,李银河感慨道,“整整是二十年,这中间我觉得我们始终还是有激情的。我想这种深深的爱还是保持了终身的。”

作为这个世界上最了解王小波的人,李银河认为因为从传统意义上看,王小波并不是一位诗人,他的作品以小说和杂文为主,但这并不妨碍他身上的诗人气质。王小波对自我和这个世界敏感而深邃的洞察和表达,让他成为很多人心中的浪漫思想骑士。

情诗之外,李银河还朗读了王小波在小说《黄金时代》的两段节选,“我想到,用不着写诗给别人看,如果一个人来享受静夜,我的诗对他毫无用处。别人念了它,只会妨碍他享受自己的静夜诗,”李银河平静地读着王小波对诗的看法,将现场带入那个属于王小波的诗意年代。

 

【凤凰文化拟作王小波的回信】

青年朋友:

你好。

来信已收到,我想和你聊聊我是怎么做青年人的思想工作的。

我有个外甥,天资聪颖,虽然不甚用功,但也考进了清华大学。这孩子爱好摇滚音乐,白天上课,晚上弹吉他唱歌,还聚了几个同好,自称是在“排演”。这使邻居感到悲愤异常。

不幸的是,我竟是他的楷模之一。我只不过是个自由撰稿人,不知为什么,他觉得我的职业和摇滚青年有近似之处,口口声声说:“舅舅可以理解我!”因此,不管我愿意不愿意,都要负起责任,劝我外甥别做摇滚乐手。

我外甥反驳说:“舅舅,何必要快乐?前人不是说:‘没有痛苦,叫什么诗人?’”

我记得这是莱蒙托夫的诗句。连这话他都知道,事情看来很有点不妙了。

我对我姐姐总要有个交代,我只能说:“不错,痛苦是艺术的源泉,但也不必是你的痛苦。别人的痛苦才是你艺术的源泉,而你去受苦,只会成为别人的艺术源泉。”

我外甥是个聪明孩子,他马上就想通了。取得了这个成功之后,我忽然觉得自己有了一技之长。谁家有不听话的孩子都可以交给我去说服,我也准备收点费。当然,这封回信我不收费。如果你还是执意做文字青年,我觉得也是不错的选择。

祝好。

王小波

 

读诗人:李银河

致敬诗人:王小波

《今天我感到非常烦闷》

今天我感到非常烦闷

我想念你

我想起夜幕降临的时候

和你踏着星光走去

想起了灯光照着树叶的时候

踏着婆娑的灯影走去

想起了欲语又塞的时候

和你在一起

你是我的战友

因此我想念你

当我跨过沉沦的一切

向着永恒开战的时候

你是我的军旗

 

《黄金时代》

「三十而立」节选二

所谓虚伪,打个比方来说,不过是脑子里装个开关罢了。无论遇到任何问题,必然做出判断:事关功利或者逻辑,然后就把开关拨动。扳到功利一边,咱就喊皇帝万岁万万岁,扳到逻辑一边,咱就从大前提,小前提,得到必死的结论。由于这一重负担,虚伪的人显得迟钝,有时候弄不利索,还要犯大错误。

人们可以往复杂的方向进化:在逻辑和功利之间构筑中间理论。通过学习和思想斗争,最后达到这样的境界:可以无比真诚地说出皇帝万岁和皇帝必死,并且认为,这两点之间不存在矛盾。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条光荣的道路一点也不叫我动心。我想的是退化而返璞归真。

在我看来,存在本身有无穷的魅力,为此值得把虚名浮利全部放弃。我不想去骗别人,受逼迫时又当别论。如此说来,我得不到什么好处,但是,假如我不存在,好处又有什么用?

当时我还写道,以后我要真诚地做一切事情,我要像笛卡尔一样思辨,像堂吉诃德一样攻击风车。无论写诗还是做爱,都要以极大的真诚完成。眼前就是罗得岛,我就在这里跳跃——我这么做什么都不为,这就是存在本身。

在我看来,春天里一棵小草生长,它没有什么目的。风起时一匹公马发情,它也没有什么目的。草长马发情,绝非表演给什么人看的,这就是存在本身。

我要抱着草长马发情的伟大真诚去做一切事,而不是在人前羞羞答答地表演。在我看来,人都是为了要表演,失去了自己的存在。我说了很多,可一样也没照办。这就是我不肯想起那篇论文的原因。

《黄金时代》

「三十而立」节选五

我开始辨认星座。有一句诗说:像筛子筛麦粉,星星的眼泪在洒落。在没有月亮的静夜,星星的眼泪洒在铃子身上,就像荧光粉。我想到,用不着写诗给别人看,如果一个人来享受静夜,我的诗对他毫无用处。别人念了它,只会妨碍他享受自己的静夜诗。如果一个人不会唱,那么全世界的歌对他毫无用处;如果他会唱,那他一定要唱自己的歌。这就是说,诗人这个行当应该取消,每个人都要做自己的诗人。

我一步步走进星星的万花筒。没有人能告诉我我在何处,没人能告诉我我是什么人,直到入睡,我心里还带着一丝迷茫。

今日推荐
精选图文
网友最喜欢看
首页头条
24小时排行榜
  • 温州信息港
  • 温州信息港
|Copyright 温州信息港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